墨凌

大概还是一个死者。

赴约

(无人)赴约
梅林x阿尔托莉雅
属性:ooc 复健 含糖刀(虽然我坚信是糖) 私设和bug 真爱

赴约
“梅林老师——您‘花之魔术师’的能力,究竟是怎样?”
彼时他们行走在初夏的林荫小道上。不列颠温和的风在五月算不得热,午后正是最惬意的时光。西风略带着潮湿的气息,慵懒地拂过少女灿金的发;树影间投下的阳光落在她如叶般青翠的眼瞳中,纯真又安详。
“喔,”梅林想了一想,手指往身后一点,“大概就是这样啦。”
阿尔托莉雅顺着梅林指的方向回头一望,小道旁不知名的野花伴着他们的脚步次第开放。姑娘笑弯了眼睛:“这能力当真好。”
“是呀,最适合陪你这种小姑娘。”梅林陪着她笑,瞳孔里却空空荡荡好像什么也没想。
“我不是小姑娘,...

选王

梅林&幼所罗门。不是cp向。
属性:半夜放毒 片段灭文法 坑 瞎扯和私设 雷 ooc 真爱
想当cp向看也不是不可以。

【0】
“您好呀。”
白发的男人在术式的中央向他微微笑着。
“你可以叫我梅林。”
他仰起脸来看男人含着笑意的眼睛。
“我叫所罗门。”

【1】
“我呢——有个特长,选王百发百中哦。”
“那我会成为王么。”
一个疑问句硬生生被掰成了肯定句的语气。梅林努力憋笑,同他讲:“你的神不是已经定你为以色列的王了吗?”
“你不信祂。”
依然是肯定的口气。梅林低下头叹了口气,说:“是啊,但是我不信不意味你的神不存在啊。”
他顺便摸了一把所罗门的头发。小孩的头发绵绵软软还挺长,手感当真不错。可惜他哥头发更好,...

混个更

晚自习码了个段子给大家娱乐一下(。)
emiya archer与死亡圣器
↑只是玩梗,正文emiya=影弓,卫宫=红茶,没想好怎么给狂王写cp又不太想写黑茶就(

“从前有库丘林三兄弟。他们都是法力高强的巫师。有一天,他们得到了三件宝物,分别是最强的魔杖,能复活人的宝石和隐形衣。”
“老大berserker选中了那根最强的魔杖。他想用那根威力强大的魔杖来毁灭圣杯。他成功了,从而自己消逝于世。那根魔杖流落到何方,已经不得而知。”
“老二caster选中了复活石,想要复活他逝去的恋人emiya。但是从冥界而来的emiya仿佛影子一样缥缈,在现实世界里可望而不可即。被这种感情折磨疯了的caster,最终和emiya...

【枪弓】发情期

rt是个无脑abo小黄文。3k字我尽力了(躺

期中考攒人品属性。

设定:
非发情期的emiya对信息素极不敏感
自身没有信息素

枪弓双箭头前提

dirty talk注意 

发情期 
血的气味。 
过于熟悉的铁锈味道一直在他的鼻尖萦绕不散。emiya闭了闭眼,试图将这股令人不快的气味从感知中消除。 
气味更近了。除了血腥还有别的气味混在其中……泥土与硝烟,还有隐约的木香。 
倒也不那么令人反胃了……emiya昏昏沉沉地想,尚且还算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 
他猜想这气味来自一个alpha。不同于omiga的甜香,那股刺激的气味一个劲在他身边打着...

头疼脑热

考试头疼摸鱼产物,无意义小甜饼粮食向,想了想还是打个cpTag
结果说好要写的……都没写完(抱头遁)

头疼脑热
枪弓&咕哒子&玛修

“38.5℃。早说巧克力吃多了不好,您还一定要吃完。”emiya叹了口气,“积食发烧的话就只能吃流食了,我去煮粥。”
“呜……可是、那是大家的心意啊!”床上用湿毛巾盖着头的少女睁大眼睛抗辩,“况且谁知道巧克力吃多了会发烧啊……”
后一句虽然声音很轻还是被emiya听了个准:“不管什么吃多了都会发烧。”他头也不回地说,“所以我希望您一次就能得到教训。”
“好啦好啦emiya妈妈……”少女毫无生气的声音幽怨地飘来,“皮蛋瘦肉粥成吗……”
“否决,病人还是吃点好...

大纲list

cp见tag,我也不知道写啥但是其中肯定有会写的……
顺序是枪弓金枪多cp请自行翻阅w
【枪弓】
(狂王弓)沉没海+囚禁play片段
废狗序章if线,如果被召唤到冬木的库丘林是狂王。(感觉狂王大大直接手撕冬木……(手动划掉
狂王弓两人都记得对方,但是都假装不认识(职阶:actor)
阿茶没有狂王演技好,不小心被狂王看出来了。狂王依然没有表现出来。
两人在异变后结伴行动。在茶被污染前狂王大大由于链接了两人的魔力有所顾忌没有放开打,但是茶被污染前切断了联系。
狂王找到人,关了小黑屋。
沉没海的结尾是狂王大大在兜帽下邪魅一笑(。)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件景物,按理说该是新生的信仰之类,然而。
那是令他——被圣杯赋予了...

骑士和他的苹果

*没事啃苹果脑洞,刷中心,结尾强行金枪
*只打cptag是ooc和私设如山的预警
*有空再修,暂时懒得改了
*summary:迪卢木多·奥迪那在削苹果时碰见了几个故人。

骑士和他的苹果

迪卢木多睁开眼。
他想他应该已经死了,但是林间阳光温柔的触抚与微风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低声歌唱又如此真实可感。
这里是片熟悉的森林——很熟悉,他就是在这里迎来死亡与新生的;然而令骑士有点意外,在这里,除了他,再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了。
那么——我应该做什么呢?
下意识地不去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骑士先思考起自己能做些什么。
——吃个苹果也许不错。
这样想着,他发现自己手边多了几个苹果和一把水果刀。
自然而然地,他削起...

【兰斯洛特&旧剑】上天台

片段灭文法。大概不会再写了……吧。
题目不是真的题目(。)

兰斯洛特是在城堡的高塔上找到他的王的。
西风吹拂着亚瑟·潘德拉贡柔软的金发。兰斯洛特轻轻走过去,他的王裹在披风里,并没有回头,却喊出他的名字。
“兰斯洛特卿哟。”
他微微躬身:“宴会还未结束,请您同我回去吧。”
亚瑟转过身,朝着他笑起来:“可我不想回去了——这次的饭一点都不好吃。”
“您若不想就餐,稍后我去给您准备餐点。但请您暂且回去祝酒吧。大家都在等您呢。”紫发的骑士低垂着头,长发覆盖了他的眼睛。

——有理想的人,总是老的比较慢。
那么他的王,究竟是要有多么炽烈的渴望,才能够拔出那柄传说中的圣剑,从此维持这份少年的模样。
这又是多...

#该过年了,哥哥带回家的男友应该怎么称呼#
还是去把格林德沃宰了吧,至少一定要警告阿不思一定不要把格林德沃往家里带,阿不福思想着,折断了手里的羽毛笔。
("但是盖勒特会在巴希达家过年啊,他说他一定来找我……"阿不思说,蓝眼睛亮晶晶的。)
(后来格林德沃还是顶着阿不福思刀子般能杀人的目光来了,并给阿利安娜了一把糖哄小姑娘叫了哥哥,小姑娘的眼睛也亮晶晶的了。)
(阿不福思的表情像是吞了苍蝇。)

《阿不思盾咒弹》
一九四五年呀
盖尔就进了不列颠
先是控制德意志
后打败法兰西
……
盖尔念个咒啊
阿不思盾咒弹
弹得一个准啊
打死个圣徒官
他两腿一伸就见了梅林嗯嗯哎呦

我也不知道是啥(。
敬请期待下期《小兵哈利》(根本没有这玩意儿

1 / 6

© 墨凌 | Powered by LOFTER